经产观察
IT资讯
IT产业动态
业界
网站运营
站长资讯
互联网
国际互联网新闻
国内互联网新闻
通信行业
通信设备
通信运营商
消费电子
数码
家电
网站运营

网文盗版灰产:年损失62亿花100元半小时就能建好盗版网站

作者:佚名 来源: 日期:2022-6-17 15:28:14 人气:

  在刷到这条热搜时,原创网文作者“千幻冰云”感到即无力又滑稽。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,“我辛苦写的每一本书几乎都会被‘盗版’。实在是太了,文章刚出来就会被盗走。”另一位原创网文作者“流浪的”向记者吐槽道,盗版叠加其他原因,让原创网文作者的收入越来越微薄。

  近日中国版权协会发布《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与发展报告》数据显示,2021年,中国网络文学因盗版产生的损失规模达62亿,同比上升2.8%,占到网文市场总额的17.3%。2017年至2021年,网文行业因盗版损失累计高达311.4亿元。

  更为惊人的事实是,绝大部分网文作者都没有逃过盗版商之手。据该报告公布,多数网络文学平台每年超过80%的作品会被盗版,其中头部平台每年被盗版的作品数量达3000部以上;各平台整体来看,高达82.6%的创作者深受盗版侵害。

  事实上,线年。但如今,“笔趣阁”三个字,已并非某家平台专属,而成为“盗版网文网站”的代名词。由于“笔趣阁”的名字在盗版界影响力颇大,这些新崛起的盗版网文网站甚至依然取名“笔趣阁”。

  相比于“杀不尽”的盗版网文平台,部分网友对正版的“不买账”也格外显眼。网络上不乏这样的评价,“盗文更能帮作者增加名气,没名气的文章笔趣阁还不盗呢。”“我不会花钱看一堆龙头蛇尾的水文章。”“作者自己还抄袭文章,这样的文章不值得付钱。”“被盗了文章作者生气,没有被盗作者更生气,因为写太烂了笔趣阁都不盗。”

  5月26日,网文行业20余年首次声势浩大的抗击盗版行动正式敲响,中国版权协会、20家网络作协、12个网文平台,《斗罗》作者唐家三少、《全职高手》作者蝴蝶蓝、陈良宇是谁的儿子《庆余年》作者猫腻、《雪中悍刀行》作者烽火戏诸侯等522名网文作家多方联手,共同发起反盗版。

  这场正版与盗版间的争斗,如何?在大众已经习惯互联网共享模式的背景下,网络文学是流量优先还是版权优先?网络文学“劣币良币”的版权悖论何解?

  “在搜索引擎页面上搜网文,一眼望去,三页之内,全是盗版,你都找不着正版。”流浪的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真正的“笔趣阁”其实早已不复存在,但因在盗版网文网站中,笔趣阁名气最大,所以现在盗版网文网站都会以“笔趣阁”的名字命名,只是网站颜色、运营、书源等各不相同。“现在的‘笔趣阁’不是一家,而是几十万家”。

  在调查采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在淘宝或闲鱼平台搜索“小说网站开源代码”相关关键词,就能找到建立盗版网文网站的商家。商家的商品页面上,不仅提供盗版网文网站,H5、App、号、小程序等其他形式也应有尽有。

  为探究建立盗版网文网站的具体过程,时代周报记者随即联系了一家只提供开源代码的商家,其客服称,“域名与服务器需要你自己准备好,在我这只需要花100元,半小时就可以把网站搭建起来。”

  除了提供开源代码外,商家提供域名与服务器并且包安装的话,价格也由几千到数万不等。另一家商家王小雯通过微信给记者发来套餐详情,套餐包含的服务项目不同,价格也不同。

  王小雯对记者解释,第一个版本是基础广告加强版3500元,第二个版本是超强广告加防洪版(网站防冲服务) 13000元,第三个版本是广告运营版加无限售后 18000 元。她还告诉记者:“服务器都是国外的或者的,被查也没事。”

 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,这样的收费价格已经偏高。在字节跳动任职的程序员静怡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这种盗版网站的开源代码其实都是公开的,从亚马逊云上购买服务器后,到程序员接单网站发布任务,会有一堆人抢着做,几百块就能搞定。就算建立网站后,防与运维的售后服务也要不了一万多元的价格。”

  记者又以想搭建网站的同行身份询问一盗版网文网站李甜,她称,网站开源代码在某搜索引擎上搜索,各种版本都有,而且免费下载教程。“现在市面上99%都是使用‘杰奇小说’系统,这是一款免费软件,直接下载安装即可使用。”

  李甜告诉记者,采集小说的方式有两种:一是自动采集到电脑本地,手动上传;二是自动采集加自动上传,需要制作自动入库模块文件,懂技术的用户可以自己添加,不懂的用户可以另外付费添加。

  “其实,通过网络采集,就可以在短时间内让自建的盗版网站上添加数万、数十万甚至更多条的小说数据。”静怡告诉记者,这种采集程序不需要开发,搭建半小时就可以完事了。“像这种源代码公开的,花一两百的价格完全够了。”

  此外,李甜还透露不需要花钱的方法,她告诉记者,盗版网文网站99.99%都是使用“关关采集器”,它是专门针对小说网站设计的采集器,“你想要哪个网站的小说,写一个规则就可以直接采集了”,她表示,“采集规则在网上搜索也是一大把,都是免费的。”

  一个个“笔趣阁”盗版网文网站的建立,其背后是因有暴利可图。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,该类网站一般会通过广告或者小说付费这两块作为收入来源。

  通过广告赚钱的原理很简单,网站有流量后,平台被投放广告即可赚钱。上述商家王小雯向记者介绍,“平台有一定流量后,广告商会主动找到你,或者你自己去找广告商,当然我们也会帮你对接广告联盟,由第三方公司提供广告商。”

  李甜则表示,小说网站获取流量的价格不贵,且只要后期稍微运营得当,就可以很快实现收支平衡。“(网站)一直养着,哪一天养起来了就能大赚一笔。我认识的同行不足3个月,弄到了百度搜索权重排名第6位后,月收入就达到了5万元。”

  “流浪的”也曾在圈内听到过类似消息,他告诉记者,一般的“笔趣阁”年收入大概在十万以上,大型“笔趣阁”年入可达几个亿,只要运营的好,收入一般都不错。

  除了通过广告赚钱,李甜还透露,当你运营的盗版网文网站在百度上权重较高,除了依靠广告赚钱,还可以通过小说派单、付费阅读和会员系统获利。

  但目前因盗版网文网站数量众多,竞争十分激烈,也常会出现“黑吃黑”的现象。李甜告诉记者,她认识的同行运营盗版网文网站不足半年,就被“搞死了”。“同行天天、举报他,百度判定它的网站不友好就直接封掉了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打击采集网站方面,2021年百度搜索发布公告推出飓风算法,旨在严厉打击以恶劣采集为内容主要来源的网站,同时百度搜索将从索引库中彻底清除恶劣采集链接,给优质原创内容提供更多展示机会,促进搜索生态良性发展。

  虽然在百度的重拳下,众多违规网站被关停,但在极低的盗版成本加极高的流量收益下,倒下的盗版网文网站又轻松“复活”,成了“打不死的小强”。

  李甜表示,现在如果建盗版网文网站,初始就大量采集小说,会被百度发现,并有相应的网站降权、屏蔽展现等处罚。但对此她并不担心,“网站死掉了,再搭建一个就完事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网文作者在平台上的收入来源主要有四个方面:一是读者订阅收入,包括分成、买断;二是读者增值收入,比如打赏、道具收入;三是网站补贴,网站全勤;四是版权增值服务,比如出版、影视、游戏等。

  “对于一般的网文作者来说,不能像知名作者一样靠版权赚钱,所以读者订阅是收入的大头。”千幻冰云表示,以读者订阅为例,作者与平台一般是三七分,即三成归作者,七成归平台。

  在晋江文学网主写游戏同人文的流云也是同样的赚钱方式,以读者订阅为主,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“头部作者分成会比较多,初级作者分成就会很少,平台上很多都是赚不到什么钱的作者。”

  “千幻冰云”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如果作者的一部作品首章有三千名读者订阅,前期就做好防盗措施,到了第100章VIP付费章节时,经历读者正常流失后,还能剩下五百至一千的读者订阅。但如果作品被盗版了,可能就会剩下不到一百的读者订阅,其余读者可能都流失到盗版网文平台。

  “流浪的”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如果没有盗版,很多中底层作者其实也可以获得不错的收入。“盗版叠加其他原因,使原创网文作者的收入越来越微薄,每年大约有几十万人放弃写作。”

  盗版网文网站的行为不止于此,“流浪的”还称,有些作者会公开点名一些盗版网站,随后这些盗版网文网站会反击,把该作者的书在网络上和平台上重点推广,让更多的读者知道这本书有盗版,可以免费阅读,这使原作者的正版订阅量暴跌。另外,盗版网站甚至还会以各种理由,如情节涉黄等,一直在正版平台举报作者。 “盗版网文平台其实是举报正版网文平台和作者书的主力。”

  盗文网站的出现,让网友们可以免费看到众多的小说资源,继而盗文网站获取到更多流量,并以广告和付费阅读进行获利——这样的恶性循环,使版权方不得不一直奔走在防盗与之间。

  对于防盗一事,“流浪的”无奈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你根本防不住”。而在方面,“千幻冰云”一直在付诸行动,但其能力却有限。“要让某一个‘笔趣阁’网站在百度搜索引擎上搜索不到,至少需要花费24小时,准备无数的资料和证明,才有一半的可能性让网站下架。”

  为反盗版,2022年4月,旗下囊括QQ阅读、起点中文网、新丽传媒等品牌的阅文集团,正式将版权提升至公司战略高度。阅文集团宣布将投入10倍人力,重点在技术创新和全民共治两大方向展开探索。

  但这场战役注定是一场持久战,“现在这些盗版网文网站打的是蜂群战术,打官司 ,一家倒了,千千万万个又起来了。”“流浪的”对记者说到。

  据他回忆,其实盗版网文网站也曾有过被遏制的时代,但好景不长。2008至2013年期间,不少盗版网文网站被打掉,但随着移动互联网与技术的发展,盗版网文网站进化的速度也在加快。现在盗版网文网站的读者群体日益壮大,用户在线阅读的时间也更长,比正版网站的流量还高,盗版反倒被认成正版。

  根据中国版权协会发布《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与发展报告》中指出,网络文学在高速发展的同时,面临着盗版侵权的“三座大山”,即盗版平台、搜索引擎和应用市场。

  对此,立方律所合伙人张焱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笔趣阁的源代码其实就是一个盗版网站的PHP结构,任何人都可以用这个源代码迅速建立一个盗版网站,并进行运营。不能说这个源代码就了著作权,因为源代码本身并不具备侵权某个作品的要素。“就如同一个人把刀扔在地上,并不能说扔刀的人犯了罪或罪。”

  张焱进一步表示,对于搜索引擎来说,就更谈不上著作权侵权责任了。另外,应用市场如果没有从盗版平台身上赚取利润,也较难追究其责任。“平台的措施基本没什么用,因为作品是文字,只要能给正常用户,盗版就一定会出现。”

  对于盗版治理的难点,阅文集团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网文领域的著作权侵权案件违法成本低,与之相对应的是版权方高昂的成本。

  阅文集团副总裁徐斓曾表示,“传统的举措已经无法满足新时期行业版权的需求,网络文学行业版权必须转变思,主动出击,从盗版内容的阅读场景入手,将单打独斗的定向升级为广泛合作的行业生态治理。这更需要产业链各方协同发力,积极探索并建立正版内容机制。”

  

推荐文章
大设报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