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产观察
IT资讯
IT产业动态
业界
网站运营
站长资讯
互联网
国际互联网新闻
国内互联网新闻
通信行业
通信设备
通信运营商
消费电子
数码
家电
国内互联网新闻

周鸿祎对谈江南春:近年来国内互联网热潮是人口红利成功-国内互联网新闻

作者:habao 来源: 日期:2014-10-5 20:02:43 人气:

  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(中)、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(右)、福布斯中文网主编周健工(左)在现场对谈。

  周鸿祎无疑是个麦霸,即便是倚着沙发坐着,他都紧握着麦克风,伺机而谈。这位360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9月26日来上海宣传新书《周鸿祎:我的互联网方》,而同他之前“不打不相识”的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也前来站台。

  一个多小时里,周鸿祎与江南春几个回合下来,江南春就只在旁边陪笑了。

  江南春在大学时代进入广告行业,后来偶然发现楼宇电梯口这个特定地点的广告价值,于是分众传媒从楼宇电视广告起步。

  而360近年来也开始加码360搜索,几乎算是与江南春同处广告行业。

  江南春笑说,分众是靠无聊吃饭的,但如今人们的无聊时间由手机、平板等移动端占据,分众在公交、地铁等投放的广告屏率先受到冲击。对谈由江南春起头,从移动互联网冲击后的焦虑症谈起,顺势说到了同360公司的O2O(从线上到线下)合作,“分众通过广告屏里的Wi-Fi信号和360手机客户端形成互动,看到广告摇一摇手机就看到相应内容。”

  周鸿祎调侃道,“江总,我替你想到一个好主意,你不是说分众屏幕有Wi-Fi信号嘛,大家等电梯的时候,可以用手机把分众的屏幕变成90后中流行的 弹幕 ,可以,也可以痛骂老板。”

  江南春将计就计,“这个需要老周的安全软件控制,有些不该说的话不要在弹幕上乱说。”众笑。

  周鸿祎闻此,倒也不客气,“我早上刚骂了O2O这个词,从来没有一个消费者进入一家饭店时候说,听说这家饭店最近引入了互联网O2O战略,我们进去吃饭吧。也没有听说过,因为奔驰进入了O2O战略,我们去买奔驰车吧,这肯定是托儿。在公司内部其实应该忘掉这种概念词汇,因为这种概念会用户操作的细节。比如说我们俩连手,其实不叫O2O,就是给用户重新提供一个有价值愿意做的事。”

  江总不再“翻垃圾”

  “移动互联网是的公敌。”江南春开篇就拉。

  但他无法改变的是,人们无可地从PC端出逃到移动终端。

  “那江总所以现在不用翻垃圾了?”周鸿祎将了他一军,江南春在旁边一乐。

  江南春常常在场合谈起垃圾调查的案例,分众传媒的会在社区里做垃圾分析,扫条形码,靠搜索购物特征,以及对于某些垂直网站浏览的概率来判断,对每一栋楼进行品类需求标签化。

  然而现在,江南春发现了新的机会,移动互联网基于地点的属性,搜索公司可以直接提供给分众这一区块人群的消费习惯。

  在周鸿祎看来,即使不受移动端的冲击,互联网本身也在悄然生变。

  过去,互联网只是一个聚合信息的工具,通过搜索工具可以完成对信息的分流和筛选。

  而现在,互联网俨然成为消灭中介、简化交易的“利器”。

  他在对谈中举了两个在美国发生的例子,互联网直接介入了交易过程。

  应用Uber是美国的“黑车大全”。比如甲有车,正好乙从A地到B地,乙在手机上发布这个消息,甲就可以接这个活,并且甲提供比出租车还要便宜的服务。

  “所以你会发现,我为什么给出租车公司交钱?所以它摧毁的是出租车公司。”周鸿祎推了推眼镜笑起来。

  另一个例子是短租应用Airbnb,国内的小猪短租就是效法它构建的,“比如我到上海来,我嫌酒店太贵,江总家正好有一张床,他收我一百块钱,条件比酒店更好。最早我以为这种模式做不起来,因为缺乏信任。但是美国做起来了,所以酒店也遭到冲击,也就是说让酒店这个中介出现了冲击。”周鸿祎说。

  黑车司机和打车乘客的人聚在一起,想有地方住和屋里多一房间的人聚一起,网聚人的力量直接改变了交易的步骤和细节。

  免费即“自宫”?

  现在说互联网是网聚人力,周鸿祎认为,下一个五年是网聚力量。“而十年以后,互联网一连接,我们就彻底进入到黑客帝国阶段了。”

  江南春于是说起了最近热门的“干洗”投资。当干洗业务多了以后,商家可以把业务分包给不同的干洗店,还可以跟服装厂商合作。

  “我们看到过一个厂商,他的主要卖点是终生免费干洗,买衣服终生免费干洗,五千块的一套西服,他认为最多洗四十次,四十次到他店里面来,他要把干洗的东西交到店里,洗完再来取,其实大概每次花15块钱,40次花600块钱,最终换得了80次到店来访,到店来访成本非常低,比一个广告更值钱。”江南春算了一笔账。

  看似是免费的午餐并不免费。

  周鸿祎认为,互联网公司“免费”取决于两点,第一,手里有没有钱,有钱就趁早免费。第二,取决于竞争对手,“我经常讲引刀自宫,因为自宫以后,刀在你手里,你有主动权”,“不一定核心业务免费,可以拓展免费的创新业务。”

  会场有提问者封他为“周”,他倒也不推让,兴致勃勃地接着叙述互联网微创业的秘诀。

  周鸿祎说,“总有人很固执地说,老周,我想做这个做那个,而不是说我观察到消费者还有需求没被满足,需要。”

  周鸿祎认为,做互联网的第一步就是从用户出发考虑。

  第二,微创新最忌讳做平台。“中国的平台公司无论腾讯还是阿里,都不是说做平台做起来,平台是个结果而不是一个原因。”

  第三,一定要把有限的资源聚集做一件事。“我的是说找一件事,也可能五件事都能够成功,但是你今天找一件事,在一件事上 聚焦你所有资源,他们做零售业里讲求 单品爆款 ,互联网也可以学习。”

  他最后提醒创业者,不可能每次微创业和转型都会成功,需要小步快跑,不断试错。

  从身边孵化创新

  周鸿祎认为,近年来国内互联网的热潮严格来讲不是创新成功,而是人口红利成功。“因为我们有太多互联网人口,所以很容易拥有几百万用户,这也是我们跟美国最大的差距,我也希望未来我们的创业者能够在思维上更加一些。”

  周鸿祎回顾自己研究生毕业的时候,导师的一番话让他印象深刻,“中国的硕士毕业生都像的工作报告,我们喜欢大而化之,仰望星空。美国的很多产品的灵感,最终他解决改变世界,但是都不是从改变世界开始,都是从解决我身边,或者自己遇到的问题。”

  主持人说,脸书(Facebook)其实早已有之,美国大学里新入校园的时候,每个人照片拍上去,大家拿着这个东西,哪个姑娘长得漂亮,哪个姑娘是不是亚洲人。

  周鸿祎随即接口,“你怎么没做成cebook,说明荷尔蒙不够多。你刚才说的,他们要泡妞要看照片,所以用户至上,你要关注你身边的用户,关注你身边的人,看一看他们有什么问题。”

  话已至此,便绕不开创新的孵化与培育。

  周鸿祎说,美国加速孵化的创新机制非常成功,就是把很多年轻创业者定期招在一起,不再是一对一,请有经验的人现场回答问题,点评他们的商业模式,每个人给三分钟上台讲自己的公司产品,评审则毫不留情对他进行和挑战,而新人也在其中学会精炼地介绍自己的产品和商业模式。

  “我好几次在国内跟从业多年的人交流,他老说,我这个模式特复杂。我说你应该用一句话就能说明你的产品干什么,因为消费者不会给你半小时。”周鸿祎说。

  (原标题:周鸿祎对谈江南春:近年来国内互联网热潮是人口红利成功)

延伸内容:
推荐文章